蜃気楼

三国边缘混迹,非任何势力粉。
姜伯约至上。
ANTI维亮维,ANTI维瞻维。
除此之外姜维中心杂食。

写手20题

我也就直接答啦()


Lyndol:

夕夕竟然开放转载!那我就这样答了wwwwwwww

长短行:

01. 笔名(如果可以的话,请简述他的由来)

一圈一个名,常用名yr,它其实是yoru的缩写……但yoru是哪来的我已经不记得了………反正已经用了十好几年了就这么继续用了(。


02. 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写作的呢?在那之后,引发你「想继续写下去」的动机是什么?

高三未成年的时候写过海特小甜文……那好像根本不叫文只能叫段子,前后加起来有三千字吗不记得了…………

后来十年后我从我爸的电脑的某一个文件夹的隐藏文件把它找了出来,惊叹于我当时竟有那般少女的脑洞,现在rrrry

至于第二个问题:写作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能够让人心甘情愿忍受痛苦的理由,从古至今只有爱情一个(。


03. 觉得自己的文风是什么样子的?其它人又有什么看法?

没有文风,我白长了一套发达的F系统,但其实写啥都像论文(。

至于别人的看法……由于常年混迹冷圈+冷逆,会屈尊来看我写的鬼玩意的大大们应该都已经饿得饥不择食了吧………所以可能,就,并不会有人有什么非常客观的看法吧……


04. 早期的文风和现在的落差大吗?请具体说说?

反正我这人是从来不怕暴露黑历史的:最最最最早的时候我写的那篇海特,通篇都是~~~~ >_< !!!(是的还用半角叹号……)通篇低配版日系轻小说(但是脑洞真的好萌!)后来在三国juan摸爬滚打数年,倒是学会怎么点标点了,但越来越像论文,越来越无趣rrry


05. 喜欢的风格(不论是文字、故事的走向等)是什么样子?

我也没有什么特定的喜好……什么都可以看,一篇作品能够戳中我满足以下其一即可:情节顺畅合理脑洞大、情感的流动和描述到位、或者塑造出了非常非常非常可爱的人物。


06. 觉得自己最擅长写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感觉键盘/ 笔杆要爆炸了)

在一个设定好各种剧情细节的情景里开本命的车(自暴自弃脸)

加黑因为这个东西非常重要,如果让我铺垫剧情和感情这文基本就坑了,但预设一个剧情和情感走向,我可以不吃不睡把其中的车段扩写出五千字………………


07. 最不擅长写的又是什么?(如果不知道自己不擅长什么的话,想想在写什么的时候总是遇到瓶颈)

啊,上道题已经回答过了。强调一句我真的不擅长写由浅至深的感情,大概我本人不存在这样的情感机制…………只擅长写见面天雷勾地火打一炮再谈性格合不合(。


08. 你写一篇小说/ 文章需要多少时间?

特——别——慢——

特——————别——————慢————————

而且从开始写到写完中间会产生无数个晚上的失眠,白天堪比行尸走肉,所以我说写东西真的是件非常非常痛苦的事,没爱谁要写…………


09. 在开始动笔之前会花多少时间准备呢?

基本都很长,不管写同人还是写论文都有资料收集强迫症,写出来的东西如果不合逻辑/不合我自己的价值观会非常难受。


10. 在创作的时候有什么特别习惯吗?它有没有造成什么困扰?

我本身没有什么习惯,但我的大脑会习惯性当机,时间以小时计。所以我有一个引以为傲(屁)的特技,就是可以坐着几个小时完全只发呆什么都不干(。)


11. 是手写派还是打字派?创作时使用的工具是?(惯用的笔记本、笔、程序等)

打字,字丑拒绝写字。google docs巨好用,没见过比它更好用的协作工具。


12. 有写草稿的习惯吗?草稿跟正式稿的风格有落差吗?

我的草稿比L老师大概只多不少。


13.喜欢写什么样的题材?

论文或者黄文(走开)必须得是我感兴趣的话题/我特别喜欢的角色,不然拒绝写。


14. 最喜欢的文字创作者(不论是自创、同人写手或职业作家)是谁?他们有影响到你的文风吗?

没有最吧我很博爱的……被戳到哭成doge躺床上失眠是很经常的事。不过有一点我超自豪的!就是迄今为止我认真喜欢且想勾搭的同人作者,基本无一例外都被我勾搭到手了(^-^)V


15. 你有梦想过你能当上作家,或者能从事相关的职业吗?

不想!!!!!!!

以写字为生我可能活不过一年吧……………………太耗费生命了(。


16. 在文字创作上有什么特别的经验或回忆呢?

好久好久以前三国在三院突然爆了的时候,上下文是什么我已经忘了。但我刷楼的时候看到一个妹纸说:在lof上刷到过维翼文,里面的姜黑漆漆的但是好苏呀,才知道原来姜可以这样苏>////<

我十分没出息地感动了好久……………………


17. 那么,你喜欢写小说这件事吗?或者说你对它的热衷程度如何?

文思如泉涌的时候可以做到真·废寝忘食,空有脑洞没有文力的时候简直觉得难产之痛大概不过如此吧……

而前一种情况和后一种情况出现的比例大概是1/99。所以,我可以很爱它,也可以很恨它。


18. 从一开始到现在,觉得自己写过最喜欢的文章是?请节录一个片段。(不论自创、同人、学校作文,如果都有喜欢的也可以都放上)

我发过的东西我都超喜欢,不喜欢我会让它长眠于我的草稿箱永不见天日(。

然后我仔细想了想,一定要节片段的话,最喜欢的是昏宴里你姜的一段自白=_=……上文是魏军暴囧乱,会会拒绝了你姜让他逃命而自己断后的建议,于是你姜迅速讲了这样一段话:


  姜维没动,突然反过来握住了钟会的左手,而钟会的力气显然不足以强行将他推出房。两个人就这样僵持了一会,直到姜维开口打破沉默:

  “那么我说一件事,说完后,士季大概就会心甘情愿地走了。”

  钟会心里升起了不好的预感,他颇有些恐慌地微微仰起头,看着姜维深不可测的双眸中逐渐漫起了一层复杂的情感:

  “我来投降实不为诚心。很早便听说司徒与邓艾交恶,而我又不愿投降于他,便生投靠司徒、假君之手除他之心。后又发觉君志向并不囿于司徒之名,于是索性行策反之事。此事如成最好可借君之手除晋公,夺回蜀地立足,在那之后再借机发动政变,扶汉帝重回帝位。即便此路不通、君之力不足以对抗晋公,当也可闹得魏国大乱,总有助于我从中作梗。所以司徒的梦不假,推你入虿盆的人的确是我。”

  姜维的语速很快,却一字一句十分清晰:

  “自始至终我都不过要利用司徒行复国之事。是以对君百依百顺,有求必应。司徒不曾予以我完全的信任确是上上之策,因为计成之后我不会留君活路。然如今乱军已起,我的旧部多在城外,必然不及救援此处。复国可谓全无希望。因此姜维不必再活着,只求可再多手刃几个魏兵。但司徒还年轻,如有希望活着出去,总是好过莫名葬身于此。”


我果然对这个cp是真的爱过(……)


19. 喜欢自己现在的文风吗?希望自己的风格有什么样的改变?

不喜欢,希望可以把感情传达得更到位一些。但一旦我有这种尝试,就会从论文风变成干巴巴的性冷淡风…………………………


20. 最后,请你点五位有在写作的朋友填写这份问卷。

我,作为一个常年混迹于各路冷cp的人,没有朋友(……)

确切地说应该是没有什么作者朋友还在用lo啦/-\……………………


发个翻译求改错(……)

翻了一下Der Einfache Weg的歌词,实在找不到别的地方于是发来做个存档……算德语学习贴(?)

真的是自己翻一下才知道主教的语气有多硬小莫的语气有多冷…………

反正是个求助帖我就顺便把我的困惑也列出来好了()虽然并不抱希望有人会理我(。

顺便说主教对小莫真的爱的深沉,最开始主教说小莫是在取悦暴囧民(der Pöbel,应该一个贬义很强的词,暴囧民刁囧民下等人流囧氓类似这种的,可能是蔑称当时的法革背景里的第三等级民众什么的吧……),刚好也对应最开始的念白“他至少在下等人囧民(niederen Volk)中很成功啊。”

后来小莫愤怒地宣布我的音乐属于全人类后,主教突然开始改口和善地叫大家人囧民,大众(das Volk, die Masse)简直了…………不看原文根本感受不到主教其实在唱歌的过程中就已经对小莫让了一步了()


=====


Der einfache Weg

Colloredo:

 

Da dich Gott gesegnet hat, kann ich dich nicht verdammen.

你受上帝赐福。我无法诅咒。

Du unterhältst den Pöbel. Zeit nun, dass man dir hilft

你取悦刁民。(但)从现在起,你需要帮助。

 

Mozart:

 

Musik verachtet keinen.

音乐面前众生平等。

Ich brauche Ihre Hilfe nicht.

我不需要您的帮助。

小莫用的是敬称…………瞬间距离拉远五百倍ry

 

Colloredo:

 

Du bist anders als andere, das nehme ich in Kauf.

你与众不同,我可以忍受。

Ich biet' dir einen neuen Anfang, ich nehm' dich wieder auf.

我会给你新的开始。我会重新接纳你。

Man muss sich entscheiden was man tut oder lässt,

人必须决定自己自己的所作所为,

tut oder lässt (原型tun oder lassen)的直译应该是类似to do or not to do的意思,选择着手办事还是选择离开 

Welche Maske man trägt und wohin man gehört.

以何面目示人,又归属于何处。

以何面目示人直译应该是戴着怎样的面具

Man kann flieh'n oder leiden, nur eines steht fest:

逃避(事实)或忍受(痛苦)都无不可,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括号里是不存在的意译,总之这一大段就是,你选啥都可以,但你要是只是选条简单的路,那么通常你就选错了(主教大哥你真的不知道说教对水瓶来说毫无用处吗……)

Der einfach Weg ist immer verkehrt.

简单的路,通常并非正确的路。

直译:简单的路通常是错的ry这大白话……

 

Mozart:

 

Was mir Gott gegeben hat, ist da für alle Menschen.

上帝赋予我的东西,为全人类而存在。

Und meine Melodien singt man in der ganzen Stadt.

而我谱写的旋律正唱响于这城中每一条大街小巷。

没有大街小巷这种东西,直译就是老子的歌全城都在唱

 

Colloredo:

 

Du bist zwar tief gesunken, doch dein Talent ist nicht verlor'n.

你已深陷泥潭,然你的天赋还未遗失。 


Du bist tief gesunken 我找了找例句,感觉应该是有两个用法,一个是指姿态放的很低,一个是指情况很差,用bist引导完成时一般是动作造成位移或者状态发生改变时才会用,感觉单看这句两个意思都可以用:一个是你现在情况不咋地,一个是你现在已经low得没法要了,结合上下文,我觉得正确翻译应该是主教说扎特现在已经low得没法要了,就只有天赋还能要…………()


Mozart:

 

Der Applaus dieser Menschen bedeutet mir sehr viel.

人们的欢呼于我意义重大。

Ich brauche keinen neuen Anfang, ich bin an meinem Ziel.

我不需要新的开始,我正向我的目标而行。

 

Colloredo:

 

Wahre Kunst muss vermeiden, was das Volk unterhält.

真正的艺术须得避免取悦民众。

Was der Masse gehört, das ist nichts mehr wert.

属于多数人的东西,便不再有价值。

Sei kein Narr.

别犯蠢。

 

Mozart:

 

Ich halt' nicht viel von Regeln

我不懂这么多规矩。


Colloredo:

 

Mach dir klar:

脑子清醒一点 :


Mozart:


Doch eins geb ich zu:

但我承认一点:

 

Beide: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简单的路,通常并非正确的路

 

Colloredo:

 

Denk an deinen Vater. Er würde wollen, dass du Ja sagst.

想想你的父亲。他定会希望你点头。

他如果还活着,会希望你说“yes”


Mozart:

 

Meine Antwort ist Nein.

我的答案是“不”。


Colloredo:

 

Denk an die Musik, 

想想你的音乐,


Mozart:


Ich brauch' Eure Gnade nicht.

我不需要您的恩赐。


Colloredo:


die ungeschrieben bleibt, wenn du nicht Ja sagst.

如果你不点头,它们只会是未完成的废纸一张。

 

Mozart:


Ich bin unabhängig und werde es für immer sein.

我独立于世界,不依附于任何人,且会一直如此。


Nein.

不。

 

Beide:

 

Man muss sich entscheiden, was man tut oder lässt.

人必须决定自己的所作所为,

 

Colloredo:

 

Welche Maske man trägt

以何面目示人,

 

Mozart:

 

Welche Last man erträgt.

承受怎样的负担。

 

Colloredo:

 

Und wohin man gehört.

又归属于何处。

 

Beide:

 

Man kann flieh'n oder leiden, nur eines steht fest:

逃避或忍受都无不可,只有一件事是确定的:

 

Colloredo:

 

Der einfache Weg

简单的路,

 

Mozart:

 

Der einfache Weg

简单的路,

 

Beide:

 

Der einfache Weg ist immer verkehrt.

简单的路,通常并非正确的路。

 

Mozart:

 

Man muss sich entscheiden

人必须决定,

 

Beide:

 

Wohin man gehört.

他归于何处。


===

一个困惑:

小莫提到了两次我不需要您的帮助/恩赐,两次分别是

Ich brauche Ihre Hilfe nicht.

Ich brauch' Eure Gnade nicht.

Eure放在这里到底是不是敬称我稍微研究了一下……平常来说,eure只是普通的第二人称复数的所有格,而德语里用的是第三人称做敬语,书写的时候用大写,前一句的Ihre很显然是敬语格式

一般来说eure是用不着大写的,由于这里用了大写,我就去搜了一下,发现一个固定搭配Eure Majestät…………(对应英语Your Majesty)按照语言论坛的人的说法,德语曾经也和英法一样,用第二人称复数做敬语 (然后英语的这个用法已经被淘汰了ry),所以这地方应该是一个敬语用法没错。

另外die Gnade本身似乎也是一个很正式(?)的词汇,我看了一下wikiquote,大部分带这个词的引用都出自圣经(虽然德语的圣经也就几百年历史吧……)没准Eure Gnade和Eure Majestät一样属于一种类似的固定搭配?

如果有对此有研究的人看到这篇,求不吝赐教>_<


于是我自己找了一下柯林斯可能的位置

自己做个笔记,顺便安利个供人cos邓艾的网站,可以上传历史地图和当下的实时地图进行叠图对比,对着历史记载找现今位置这种活我感觉没有比它再好用的工具了。前提是有一张按比例尺画的历史地图,且可能需要翻墙,因为实时地图的架构是在google map上的……

https://www.georeferencer.com/



以下是我叠的1830年的巴黎全图,有兴趣可以戳:

https://www.georeferencer.com/maps/736819486565/view


巴黎1830年地图图源(共37MB,流量慎点):

https://chanvrerie.net/parisfiles/1830map.jpg


必须说一句这个图源的比例角度和方位都掌控得相当精妙……我按照巴黎铁塔,圣母院,以及Quartier des Halles周边的位置叠完图后,整个巴黎环线大圈以及主干道基本都能和实时地图大差不离地对上。所以如果可以在1830年的这张图上大概标记出历史建筑的位置,与之对应的实时地图上的位置我觉得该是十分可信的。



以下正文(。)

首先谢谢以下两文作者,大概位置可能在哪两位大大其实已经标注得很明确了:

https://tieba.baidu.com/p/2184461056?red_tag=3187092199

https://wuqiangqu.lofter.com/post/482e53_8eccfe4

冒昧  @末斋_栖迟 大大>_<



然后是书中出现的中法(英)地名对照以及存在时间段。

此处只考虑三个时间段:1832年革命爆发时,1862年小说发表时,以及2018年(。


最重要的三个名称:

1. 麻厂街,Rue de la Chanvrerie,32年存在,之后被朗比托街取代。西边尽头即为柯林斯所在地

2. 朗比托街,Rue Rambuteau,32年不存在,62年起存在至今

3. 菜市场/巴黎菜市场,the Halles of Paris,或者the Halles,菜市场问题有点复杂后面细说


重要参考街道和地点

4. 圣厄斯塔什突角,Pointe Saint-Eustache,32年起存在至今

5. 蒙德都街(南北走向),Rue Mondétour,32年起存在至今

6. 圣德尼街(南北走向),Rue Saint-Denis,32年起存在至今


7. 天鹅街(东西走向),Rue du Cygne,32年起存在至今

8. 大化子窝街(东西走向),Rue de la Grande-Truanderie,32年起存在至今

9. 小化子窝街(东西走向,略斜),Rue de la Petite-Truanderie,32年起存在至今

10. 布道修士街(东西走向),the Rue des Prêcheurs,32年起存在至今


雨果是站在1860s的角度叙述1832s的事,在位置描述中运用了一些1860s存在1832s却不存在的地点,所以我先比对了1860s的地图和1832s的地图(。

1832年地图:



1869年地图(精细度不如32年这张,比如小化子窝不见了……但大概也可以看):



这样其实就已经很清楚了,雨果原文这样写:

当时从圣厄斯塔什突角附近到巴黎菜市场的东北角,也就是今天朗比托街的入口处,这一带的房屋原是横七竖八极其紊乱的。


我们可以看到,1869年的菜市场(Halle Centrales)已经被整修得很整齐了,然而1830年对应的地方(以卖肉的市场为中心周围一大片)都是一帮规则形态各异的违囧章囧建囧筑,雨果聚聚诚不我欺……

而这样看柯林斯在两个年代的位置也都很明确(两图红※处):


原文描述:

1860s视角:

现在的巴黎人,从菜市场这面走进朗比托街时,会发现在他的右边正对蒙德都街的地方,有一家编制筐篮等物的铺子,铺子的招牌是一个用柳条编的拿破仑大帝的模拟人像


1830s视角:

圣德尼街走进麻厂街的行人,会发现他越朝前走,街面便越窄,好象自己钻进了一个管子延长的漏斗。到了这条相当短的街的尽头,他会看见一排高房子在靠菜市场一面挡住了他的去路,他如果没有看出左右两旁都各有一条走得通的黑巷子,还会认为自己陷了在死胡同里。这巷子便是蒙德都街了,一头通到布道修士街,一头通到天鹅街和小化子窝。在这种死胡同的底里,靠右边那条巷子的角上,有一幢不象其他房子那么高的房子,伸向街心,有如伸向海中的岬角。 

那会的菜市场还是肉场为中心的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靠菜市场一面=西面,或偏西南方向。所以柯林斯就在麻厂街和蒙德都街的交口处的一片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里。1830年的地图还是挺明确的………………紧靠红※西边的那一小块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不明block不妥妥就是一片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么……


这样利用叠图技术,柯林斯现在到底在哪就也不是难事啦,具体可以点到最开始的链接里看的更清楚,我随便截两张效果……


0%透明度的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红笔):



60%透明度的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红笔):



100%透明度(实时地图):



叠图可见朗比托街和麻厂街还真的是基本重合的……麻厂街可能稍微偏北一点点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当年的违囧章囧建囧筑囧群现在仍旧是一片建筑,但应该已经不违章了:)

下月去巴黎,待我拍一下实景❤️





以下拓展阅读(走开)

菜市场究竟是什么玩意

菜市场(Les Halles)我怎么查,指的都是巴黎的一个大区,而不是一个具体地点。不过在描述地点的时候雨果还用了另一个词:les Halles de Paris。我搜了搜它,以下是法语wiki词条:

https://fr.wikipedia.org/wiki/Halles_de_Paris

Les Halles de Paris était le nom donné aux halles centrales


意即:菜市场=Halles Centrales

从上面1869年的巴黎地图看,是可以找到这一大片整齐的建筑物


另外还有一个法语词条,大概是讲菜市场的历史,有兴趣的话可以机翻成英语看(。)

https://fr.wikisource.org/wiki/Les_Halles_centrales_de_Paris


我大概看了一眼,1813年开始菜市场开始整修,建立了肉场(1830年地图可见,和今天的查理站基本重叠),黄油场,并逐渐向东南方向(布道修士街南边的那条街)延伸。且越发展越乱,街道黑暗肮脏不见天日,充斥着混乱和扭曲,于是1851年开始大修,修成了1869年的地图中那样整齐的样子(。

wiki上有一张图,是1860年的时候从朗比托街看菜市场的东边,我稍微对照了一下方位,觉得红※处应该就是当年我们柯林斯的所在地





我说真的,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我去更一下绝地做祭日文好不好(……)没有什么其他意义,就只想表示我真的还爱小姜>_<小姜对我太好了,实在舍不得不爱他>_<

而且我稍微研究了下,结巴的祭日其实大差不离应该也就在这几天。我们姜真是个酷出宇宙的摇滚少女,这一个惊天大作死到底拉了多少人做陪葬,以至于我每年祭日都能给他找一个不一样的同死cp……第一年小翅膀,第二年钟二,第三年结巴(。明年好像找不到别人了,太可惜了不能找阿斗/-((是人吗

不过如果不涉及同年,只涉及日期的话,我想起上次和N大大提起过,费祎聚聚的祭日其实应该也就在这几天。后葛亮时代的大佬们真是贴心,特别为后人着想,祭日差不多近祭奠都方便……(。

===

多说一句,自从上次我在微博上作死炸号未遂,我就体会到了,人认真想作死的时候,真的就是理智地在作死。道理我都懂,然就是要作,不死不罢休。

你姜真是我的偶像(*/ω\*)

1 / 14

© 蜃気楼 | Powered by LOFTER